杉须猫

猫控兽耳控
目前沉迷舰b(企业最棒了w),少前( 45姐最帅(平)不接受反驳√)以及少量崩三,约战。
比较爱吃459,威欧和企all。
兽圈(兄贵再见),大龄(?)猫武士迷
(可能不经常登录,没有回复抱歉了。)

在旁人眼里我的石乐志行为。

我这种行为怎么说呢?


知道的人都说我太把游戏当真。感觉挺疯狂。


但是我想私心想选择一个算是比较贴切的形容:有人情味(?)


我在玩游戏的时候,对于里面的人物,我的态度可以说和大部分人不同。


首先,就算是同一款游戏,我认为,我所拥有的人物和其他人都不一样,因为我的游戏方式会给我所拥有的人物一个生活环境,在这种独一无二的环境下,我的人物是一定和其他人的不一样的。(并且我觉得每位玩家都是如此,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会说‘我家(港口) 企业’。我认为我的企业就是和别人的不同。)


我对于游戏里我感兴趣的(换做现实中的说法就是:我想了解她,想和她成为朋友的人物。)


我一般会给她买齐不同季节的皮肤,换着季节穿(我是真的觉得她们会热会冷。。。)


目前玩的游戏大都是一个小队一起出战的模式,战斗结束后会显示谁是mvp。这时,我一定会夸mvp,在心里或者直接嘴里说出来。单人战斗模式我会直接夸那个单人w


并且感谢每个在这次战役中出战的人物。


每次登陆界面,在看板娘说完登陆词以后,我会回答一些日常的话,并且夸她今天很好看或可爱。(什


我真的是控制不住的会去和人物一搭一搭的说话。对,我控制不住。(玩崩三和里面的女武神一句一搭的碎碎念了一个小时。。。。。)


甚至对于不同的人物,她们不同的性格,我也会切换自己不同的状态来和她们‘互动’。


我一开始就不把她们当简单的游戏人物看。


我认为她们都是有自己的灵魂和性格以及想法的。


这么做或许让人觉得很奇怪。身边的朋友们不止一次告诉我:清醒一点,这些都是数据。


这又有什么区别?只不过你喜欢的是蛋白质组成的人,而我喜欢的是立绘,是数据组成的人。


我真的很重视我喜欢的她们♡


【指企】你的专业

指挥官×企业


一个随手短打的小段子


由一句系里经常说的话而引发的脑洞


感谢观看



走廊里响起的脚步声让她停下了手中的笔,就连伏在沙发靠背上的死神也缓缓抬起头看向门边。


这脚步声她再熟悉不过,落脚时会稍微有点拖一下地,时快时慢的节奏。就是自己那性格随性的指挥官没跑了。


她眨眨紫藤色的眸子,快速站起来,麻利的从柜子里拿出一对上面印着黑色猫咪的杯子,将十分钟前就用榨汁机榨好的桃汁在其中一杯里倒了小半杯,再兑进去一些瓶装的乌龙茶。


对于指挥官的这个喜好,她花了半个月时间来掌握调兑。


在准备好这一切的同时,指挥室的门相应的被轻轻推开。


死神最先做出反应,张开翅膀冲了过去。


“唔啊。。。。。嘶!”刚进门的人小小的惊呼一声“说了多少次,别扑脸!再这样拿你和王八一起炖汤。”


“这孩子可是很喜欢指挥官呢。”企业轻笑两声,端着那只杯子走过去。


“我宁愿他不这么热情。”女孩一边说着,一边口是心非的用食指指节去摩挲肩膀上死神的羽毛。


她接过企业递来的杯子,这饮料棒极了。喉咙本来就有些干,她没用几口就喝完了。


“怎么样,没有太甜吧?”企业拿起自己的那个杯子。


她深知自己的指挥官吃不了甜的东西。在一次一起喝某个牌子的牛奶咖啡时,这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女孩突然冒出一句‘好甜’,企业不得不承认,她当时无法控制的瞪大了眼睛。


“当然,非常完美。”指挥官看起来很开心“我的口味你再熟悉不过了不是吗?”


耳尖微微有些发热,企业心里暗自对自己说教:该死,都在一起多长时间了,还会因为一句不经意的夸奖而兴奋吗?又不是小孩子了。


她只好低头抿自己的那份饮料,不希望女孩看出来。


低头的同时,她注意到了女孩从进门起就一直提在手上的一个呈方体的包。


似乎是感受到了她好奇的视线,女孩将包放到桌上,又小心的往里推了推。


“嘿!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选了什么专业吗?”她舔舔嘴唇,看着企业。


“确实,指挥官从没和港口的大家说过。”企业放下杯子,打量着黑色的包,猜测里面会是什么。“就算是我,也没有告诉过。”她故意加重了‘是我’,事实上她本不该因为这个而去过多追究,但是作为妻子,她觉得自己有权利知道。


听出企业语气里的小小不满,指挥官眯起眼睛。


“能记录一切我想记录的瞬间,无论这个瞬间带着的情绪是什么。”


接着顿了顿“来吧,宝贝,来这儿坐一下。”她用手拍拍自己面前的办公桌。


企业挑挑眉,她没有坐在桌子上的习惯,姐姐从小就告诉她:这算是不礼貌的行为。


不过在指挥官来了之后,她的办公桌对于企业来讲,就是那个‘例外’的桌子。


很显然,这样的事已经有很多次了。无论是企业自然的坐上去还是女孩熟练的环住她的腰,甚至找机会在她的大腿上捏两把。


这个不是太深入的吻没用多长时间。就像是简单的交换了一下嘴里不同甜度的蜜桃乌龙的味道。当然,更甜的那个是企业的。


指挥官又抬起下巴吻她的眼角,一只手空出来去摸那个黑色的包。


“可以再把那件婚纱拿出来吗?”女孩低声问。她单手拉开包的拉链“我是学摄影的,企业愿意跟我一起穷三代吗?”


红尾。
P2.顺手用起好的稿涂了自己的武士设定。

枫萌:“来吧,我需要你承诺。族群的利益高于一切,你的其他任何欲望都不值一提。”

自己的第二个设定,和一些委托。